第32章 热情的华京人,傅朝晴的兄长

古代言情字数:2086更新时间:2018-12-18

  守卫一吼完,就听到府里一句又一句的“二少爷回来了,快去告诉大少爷!”喊声出来,跟接力赛似的,声音渐渐就远了。

  “二少爷,你可回来了,你都两年没回来,可想死我们了!你一路走来,定已累坏,快进屋子歇息去!”守卫热情地迎上来,伸出手搀扶着傅朝晴,还提醒他上阶梯要小心些别绊倒了。

  海清笙感叹:“这可真是热情。”

  可不是,上三个阶梯都怕人摔了,不知道的,还以为傅朝晴陶瓷做的人儿。

  热情的守卫走到海清笙与慕长思的面前,亲切地道:“两位是二少爷的客人吧,快快进来。”

  有些怕华京人的热情,海清笙和慕长思相互对视一眼,跟着守卫进了傅家。

  进傅家正堂,傅朝晴已经坐在位置上,傅家的下人们,冰镇水果,酸梅汤都一一端上,两个下人拿着蒲扇站在傅朝晴的身后一边扇着一边询问热不,还有一个下人亲切地给傅朝晴擦汗。

  慕长思与海清笙刚一坐下,也受到这待遇,下人怕她渴让她喝酸梅汤,一个下人见她满头汗水,又给她擦汗……真是太热情了。

  这会,门口一个素青色的人影走进来,慕长思定睛看去,来人正是傅朝晴的兄长傅朝阳。

  傅朝阳比傅朝晴年长五岁,岁数上虽有些差距,但两人的容貌却有七分相似,也不知道是不是傅朝阳包养得宜,一点都看不出与傅朝晴有五年岁差。

  傅朝阳的双眸不似傅朝晴的那般清冷,他的双眸更多是一种温柔的静雅,被他一望,就如春风扑面而来,只觉暖心。傅朝晴的双眸清冷中又待一丝刚毅,故而给人一种拒人与千里之外的感觉。

  两人气质上虽有较大的差距,可却也有一点相同之处,就是太过安静,对于任何事情都是一种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,一点都没有华京人该有的热情。

  傅朝阳进来,见到热情的下人们,出声道:“你们都回去做自己的事。”

  下人们闻言有些不舍地看着傅朝晴,年长些的下人嘱咐傅朝阳要好好照顾傅朝晴,别让他饿着热着,若有什么需要就及时叫他们进来,他们听声定会赶来。

  华京人向来都将朋友当亲人看待,傅家虽在除妖世家中极有名气,但家主与傅朝阳从来没多少规矩,府中的下人也未将他们少爷看待那般多规矩,反倒是将他们兄弟二人当自己的孩子看待更多。

  傅朝晴十五岁就离家去降妖司,回家的机会少,家中下人见着他个个都恨不得将所有好的东西都给他,就怕他在外面过得不好。

  傅朝阳听到下人的话,也没少爷的架势,点头应好,等下人都去了正堂。

  堂中总算安静许多,傅朝阳走到傅朝晴的面前,俊俏的脸庞嘴角弧度极小地轻轻一扬,“回来了。”

  “是的,兄长。”

  “还以为你要多些时日才能赶回来。”

  “收到书信时,正巧在离华京不远的地方。”

  “叔父前几天去了华泰山,与其他几位家族的家主谈最近中原的一些事情,再过三天应该就能回来,他回来那人正好是他的寿辰。”

  傅朝晴没说话,轻轻颌首,示意明白。

  这两兄弟谈话时都是同一个表情,波澜不惊,没有淡漠以外的感情。

  与傅朝晴谈完话,傅朝阳目光转向海清笙与慕长思,“清笙也来了。”

  海清笙忙站起来,“清笙不请自来,还望朝阳哥见谅。”他恭敬地说道,傅朝阳在年轻的一辈中极负盛名,他自开始学习除妖术时就展现出超乎常人的悟性与能力,十岁就随除妖士除妖,且以一人之力不知杀了多少的妖物。最名声远扬的一件事便是他十六岁时,一人一剑只身前往血丝蛛洞,将洞中的蛛妖全数除尽。

  血丝蛛洞中的蛛妖个个身怀剧毒,吐出来的毒丝能麻痹人的手脚,中了毒丝若没有一两个时辰是无法恢复。知晓傅朝阳进血丝蛛洞有人怜惜一代英才将要陨落,有人看笑话,笑毛头小儿不知天高地厚。

  得知此消息的傅家人急忙去洞中寻人,可刚到,就见到傅朝阳正出来,他一身青衫干净如初,也不见有任何受伤的地方。进去洞中一看,所有蛛妖都已死,无一幸免。

  从这一战后,人人都称傅朝阳为年轻一辈最强的除妖士,也得到不少同辈除妖士的敬佩,海清笙就是敬佩傅朝阳的其中一人。

  见到傅朝阳,他收敛起所有的嚣张与爆脾气,恭敬地如个温雅的书生。

  “倒是我失礼,还望清笙见谅。本来想给交好的家族们发邀请,只是,叔父不喜欢热闹,他的五十岁寿宴就打算请家中的人回来一聚。但,叔父一向来就挺喜欢你的,你来他定很高兴。”

  海清笙听到这话,开心地眼睛都亮起来。

  对傅朝晴是极其厌恶,对傅朝阳却极其的崇拜,只是几句话,就说得海清笙的心里开花。

  慕长思不是很懂海清笙的心里是如何想的。

  视线从他的身上移回来,正巧与傅朝阳的视线对上,慕长思轻轻颌首,“晚辈见过前辈。”

  见到傅朝阳还是要给予一些礼仪。

  傅朝阳第一次见到重生的慕长思,问:“这位是清笙的……”

  “不是!”海清笙立刻紧张地道,“朝阳哥,我与她没有任何关系,我的心里至始至终就只有长思一人,让我去找其他的女人根本不可能!”怕傅朝阳误会,没等他将话说完,海清笙就急忙撇清关系。

  “不是,你带来的,那是朝晴你带来的?”傅朝阳猜测地看向傅朝晴。

  傅朝晴颌首,“她叫长思,是我收的练习生。”

  “……长思?”傅朝阳侧头狐疑地打量着慕长思,眸底里带着诸多的情绪,似乎在想什么,又似在猜什么。

  慕长思大概明白他心底在想什么,低垂头,没与他对视。

  傅朝阳:“也好,都已五年了。”

  慕长思听得心头如被重锤一锤,咚得一声巨响,轻轻颤着。

  五年前若不死,再过三年她就要与傅朝晴成亲,可她死了,时光一转五年已逝,傅朝晴早就已到娶妻的年龄,他不可能会再只身一人下去……

<